在线客服
在线咨询
有事点这里
在线咨询
有事点这里

热线电话:400-0441810

上一张 下一张
新闻中心News
医药动态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医药动态 >

卫生部长高强:新医改方案今年一定出台

发表于:2015-08-19作者: 浏览:1136
医改方向没有错 目前无法实现全民医保 中央统一新医改方向 社区成为探路先锋 2006年,在取得重大突破的同时,一些关键性的问题仍然困扰着医改新政制定者。医院管理机制改革 依旧烟雾重重,各方利益纠缠博弈。如何形成有效的沟通机制,形成一个各方相对满意、符合客观规 律,同时兼具操作性的优秀方案,诸多问题,有待破解。 昨天,卫生部部长高强明确表示,医改新方案一定会在今年出台。我国医疗卫生体制改革的航船将在 今年大局初定。 大医院涉及问题多多 改革“手术刀”难动 2006年,大医院改革进展缓慢,医院管理体制改革思路尚未清晰。 “大医院管理机制改革,是整个医改新方案中的一个重要问题,和医保政策以及药品方案紧密相连, 但目前大家还没有形成一个统一的思路。”全国政协委员、卫生部前副部长朱庆生分析,关键的问题 在于医院的筹资体制怎么改、政府管多少以及怎么管。1996年医疗卫生体制三项改革启动时,朱庆生 任卫生部副部长,主管医政司,参与了当时的医疗卫生体制改革。 一个细节是,在2005年的总理政府工作报告中,还提到要进行医疗体制改革的试点,但在2006年的报 告中就取消了。在2006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细心的医卫组委员发现,在总理的报告中,涉及医疗卫 生体制改革,只提了加强服务,改善提高质量,加强监管。关于医疗卫生体制改革的关键问题、大医 院如何改则未提及。 “根本的问题没有触及。为什么没提呢,可能总理认为一下子解决不了。”朱庆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 解释说,目前全国有16000家医院,95%是政府开办的,但政府又拿不出足够的钱对其进行投入,这一 部分医院怎么改?是转出一部分到社会上去,还是政府大包大揽?如果一部分留下来,一部分转出去 ,怎么转,转出去多少?这都还需要研究。 这个问题,其实一直在困扰着卫生部的官员。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早在2003年,卫生部就曾进行试点 ,但这个试点最终流产。 医院管理体制改革的另一个重要方面,是对医院实行属地的行业管理,改变目前多头管理的局面。仅 以北京的人民医院为例,其人权在教育部(北京大学医学部归属教育部),财权在卫生部,行业质量监 管又在地方。造成很多问题难于协调,互相扯皮。“医改的一个方向就是要在中央保留一部分的前提 下,将大部分的医院交给地方。但哪些分出去,分出去多少,仍面临各方利益的协调。”朱庆生说。 这些问题,在2006年都并未达成共识,主要原因就是其敏感性强,而且围绕这个问题,决策层意见并 不统一。“但这个问题不能不解决,这一关不过,‘看病难,看病贵’这个问题,还是解决不了。” 朱庆生说。 多部门参与制定方案 相互之间沟通成难题 多部门参与难于沟通,是制定医改新方案过程中面临的一个操作层面的难题。2006年,医改协调小组 的成立,使这一问题有了突破。 2006年的全国两会上,卫生部部长高强曾经细算过一笔账,“医改涉及方方面面的工作,我数了一下 ,至少十几个部门的工作,除了卫生部和中医药管理局以外,医疗保障涉及到劳动保障部,医疗基础 设施的建设涉及到发改委,医疗价格等问题涉及到物价局,医院平常的开支补贴涉及到财政部,医疗 救助涉及到民政部,医疗人才的培养和附属医院的管理涉及到教育部,医疗市场医疗广告涉及到工商 局,药品的质量审批涉及到药监局,等等,很多很多。这里面有直接相关的部门,有配合工作的部门 ,涉及多方的利益调整”。 为解决这一问题,2006年9月,医改协调小组成立,由国家发改委牵头,卫生部,财政部等11部委组 成,办公室设在国家发改委社会发展司,发改委主任马凯和卫生部部长高强任双组长。 参加了几次医改方案讨论后,中国社科院公共政策研究室主任杨团发现,即使在这个专门为了解决沟 通问题而成立的医改协调小组内,目前的工作方式也存在问题。医改新方案的制定,仍面临着各方利 益的权衡,各方沟通效率不高。 “四个小组之间沟通非常差,劳动保障部的是一圈人,卫生部的是另一圈人,相互之间都不沟通,我 们社保组在讨论时,一提到医疗服务,马上就说,这不是我们组的,这是另一个组的。如果连提问题 的时候都是分割的,怎么可能出来好东西呢?”杨团说。 杨团对目前的工作方式还存在另一个质疑,“这个小组仍然是以官员为主,虽然找了一些专家,但给 专家的时间很少。尽管也提了一些意见,但缺乏对一些基本问题的撞击”。 各部门间看法不统一 新方案疑存利益之争 在众多参与医改的政府部门中,卫生部、财政部和劳动社会保障部是三个主要发出声音的部门,其中 一个管医疗服务体系,一个管拨钱,一个管医保。 2006年,这些部门纷纷通过各种途径表达他们对医改方案的不同看法。 “卫生部的方案,主要是关注基本医疗的提供,希望政府的投入用于常见病、多发病的预防和治疗。 而劳动保障部认为应该从大病着手,建立全民的医疗保障体系,通过解决大病来解决看病贵问题,政 府将更多的钱投入到医疗保障。两者在这个问题上存在比较大的分歧。”参与医改课题研究的一位研 究人员分析。 “我认为以目前中国的国情,建立全民医保并不现实,一是我们的就业率还没有那么高,而且农村和 城市还存在较大差距,实行一个统一标准的医保并不现实。还是先从基本医疗做起比较实际。”朱庆 生说。卫生部部长高强昨天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认为,目前建立全民医保的时机尚不成熟。 卫生部和财政部同样存在分歧。据中国社科院公共政策研究室主任杨团介绍,就医改的投入问题,卫 生部认为,医疗没什么难的,就是财政部多给钱,就什么事都解决了。但财政部认为,如果用现在这 个体制,投多少钱也没用,财政部对加大投资这个问题持保留态度。 有研究者尖锐地指出,方案之争实际上是权力之争、财力之争。 “选择谁的方案,谁在管辖的空间上就更大,更直接一些。”朱庆生承认,医改方案制定过程中,协 调是一个重要的工作,需要协调的内容很多,其中不乏各个部门之间利益关系的权衡。 “医改很复杂,涉及多个部门、各方利益,要制定出一个各方都普遍认可的方案,确实比较难。最终 可能要依*最高层来协调。”朱庆生说。 卫生部部长明确表示 新方案即将浮出水面 2006年过去了,无论是取得进步,还是面临纠缠,2007年都已经来到了。 卫生部部长高强在总结2006年的工作时称,刚刚过去的2006年,是我国卫生工作历史上具有重要意义 的一年。经过一年的酝酿、争论、博弈,2007年,中国医疗体制改革构架即将浮出水面。 昨天,高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明确表示,今年,新的医改方案一定会出台,这是一份涉及医改的政策 、任务、目标和措施的具体方案,涉及基本医疗保健、基本药物制度、医疗保障、医院管理机制改革 等方方面面的具体问题。“既有解决基本医疗的问题,也有解决大病保险的问题,要统筹考虑。” 杨团则认为,想求得一个可持续发展的医改方案,尚需要时间进行讨论和推敲,匆匆忙忙作出一个决 定,是劳民伤财的。 关于医改,高强曾有一个生动的比喻,“医疗卫生的问题不是短时间内就能解决的,现在没有一个灵 丹妙药,像安宫牛黄丸似的,吃下去中风就好了。我们医改的方子,应该像中医一样,好多味药配在 一起,来解决问题”。             摘自《北方网》
网站首页 产品中心新闻中心学术研究产品招商联系我们

公司地址成都市郫都区成灌西路999号  

联系电话/传真:028-87865989

E-mail:scxuhua@scxuhua.com

技术支持:中国联盟网